首页 > 物流资讯
消失的送货上门背后:价格战白热化 快递员离职率高网点不赚钱
2021-07-22 09:42:47            

2020年8月王磊(化名)成为了一名北京的快递员,每天早上5时,王磊来到海淀的分拣中心,然后将来到网点的货一件件送过去。

晚上8时,是王磊的下班时间。王磊每天送400件快件,“派件一单赚1元,收件3元,但一天就最多收10个件左右,基本都是派件”。

去年11月之前,王磊的派件费还是1.2元,年底,派件费变成了1元,王磊表示,日常件量太多,都会把快件放入代收点或者快递柜,相关存放价格也需要快递员自己支付。

“一个包裹放驿站要给8毛钱。虽然要花钱,但比我们个人送方便很多。我们送的快递多,有时可能会送错,一赔,这一天就白干了。”上个月王磊的派件收入为3000元。他表示,希望派费可以上涨:“很多同事就因为收入低就离职了,当时选择送快递,首先是因为它门槛低,再就是能有固定的收入。派费一直降,我要是没办法负担自己的生活开销或者存不下钱,肯定也很难坚持下去了。”

国家邮政局中国快递大数据平台实时监测数据显示,截至7月4日,2021年全国快递业务量突破500亿件,接近2018年全年水平。

当前,我国快递日均业务量约3亿件,日均服务用户约6亿人次,行业服务民生和经济的作用愈发凸显。但千亿快递的B面是量收剪刀差的不断扩大,底层的利益不断被压榨,随着派费下降的还有服务质量。

不送货上门遭消费者“吐槽”,快递员称上门直接导致送不完

数据显示,通过“12305”邮政业用户申诉电话和申诉网站,2021年3月,处理涉及快递服务问题的申诉有25878件,同比增长了65.4%,2021年4月涉及快递服务问题的申诉有17764件,同比增长8.9%;5月涉及快递服务问题的13455件,占总申诉量的96.5%,同比增长35.2%。

中国消费者协会利用互联网舆情监测系统,对6月1日至6月20日期间相关消费维权情况进行网络大数据舆情分析,监测期内共收集快递、外卖配送类负面信息63043条。消费者“吐槽”较多的配送类问题主要有,不送货上门、乡村取件加收快递费等问题。

快递员桑凯(化名)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,目前月收入为8千元,每天能送约九百件快递,但一般会放在驿站或者快递柜,“快递每件送到家门口,票数太多也送不过来,我要是天天送到家门口,我一天也送不了几单”。

桑凯表示,这一年快递单量没有明显增长,现在可能还会少一些。“80%都是派件,20%才是收件。就是这个它的单价比较高,但是收件数量少。”

按照《邮政法》规定,快递必须按照名址投递,但这一行规在现实中频被打破:快递员随意将包裹放入智能快递柜并不新鲜,部分没有智能快递柜的小区,则被快递员要求自己下楼拿。

负责丰台区某小区派送的中通、百世快递员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,由于每天送货单量大,派送区域老小区居多,自己只能在楼下打电话。在广渠门外某小区的申通快递员直言,现在每单单价低,快件量又大,相比之下,顺丰赚得多,快件量少,所以会愿意送上楼。

多位市民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反映,快递员不按名址投递仍是突出问题之一,随意签收、不送上楼、未经允许放智能快递柜等违规行为时常发生,令市民比较反感。

贯铄资本CEO、上海交通委邮政快递专委会副主任赵小敏表示,各快递公司没有充分认识到最后一公里到最后500米再到最后零距离的发展变化,同时,用户的消费形态变化,突发事件的应对,都值得各公司考量。

他还称,疫情原因,各方未来对末端多样化配送的重视程度会超出预期,驿站、智能快递柜的发展想象空间会增大,但值得注意的是,虽然行业上升空间大,但单一快递公司很难推进末端服务的提升需要,这需要快递代收点、快递公司、社区、用户等多方面努力才可能实现。

价格战导致末端矛盾激化,快递员抱怨收入低

“去年10月份,我干快递第二个月,派费从1.7元降至1.5元,去年12月又从1.5元降到1.2元,然后今年一来,又降到1.1元。”不断降低的派费也导致了快递员的高离职率,“因为现在派费越来越低嘛,很多都离职不干了。就因为这个单价逐渐降低,从年初到现在已经离职了7个,我们这快递员只有30多个,要派送的区域就划分得越来越大”。

快递单量迅速增加,快递公司为了不堆积,只能要求快递网点及快递员加速派件,加速不加价,反而一直降价,另外还有派件(到港)签收KPI和收件(出港)业务量指标等。

目前,通达系给到加盟网点基本都是1.05元/票,首先支付承包区(或快递员)0.75元/票至0.8元/票派件费,剩余0.25元左右要支付办公及中转场地租金、货车到分拔中心来回拉货的成本、司机、客服、分拣人员、建包袋,等等。

通达系快递加盟网点给到承包区(或快递员)基本上是0.7元/票至0.8元/票,所以大部分会投放到其他驿站以及快递柜(快递柜一般收0.35元/票至0.6元/票),快递员一天能送两三百票,其实收入也不高。快递员另外的就是靠收件赚钱,通过自身服务区域稳定的公司及个人客户。

通州区的百世快递员张力(化名)直言,今年快递不好干,“以前送一个快递赚1.4元,现在只有1元,一天也就只有四五百件快递”。同样负责这一片区的中通快递员王敏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反映,“派送费没有以前多了,基本就是1元”。

近年来,随着快递行业竞争不断增大,快递的利润不断下滑,并逐渐进入微利时代,市场竞争一直围绕着低质低价进行。

申万宏源证券报告指出,电商快递将继续“量增价跌”。由于业务模式趋同,通达系产品没有明显的区别。在这种情况下,适当降低价格便成为获得更大市场份额的重要手段。

快递行业相关专家表示,单票收入低除了资本开支外,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价格战,但价格战还在继续,因为部分企业希望用价格战撬动自身业务的增长,不乐意或者说没有更大的主动性来扩展自己的边界、加大投资的力度。

末端派费持续下降也导致了快递员收入普遍不高。通达系及顺丰特惠电商件派费约在0.5元到1.2元之间,《2020年全国快递基层从业现状及从业满意度调查报告》显示,中国超五成快递员月收入不超过5000元,收入3000-4000元占比次之。月收入超过1万元的仅占1.3%。

量收增速差距逐渐拉大,专家:快递公司的激励模式过于单一

国家邮政局官网显示,2020年上半年,快递业务量、收增速差为9.5个百分点,量的增速是收入增速的近2倍。2020年3月起,量收增速差距逐步拉大,从10.7个百分点扩大至5月的16.2个百分点。

义乌的快递价格一直是行业价格的缩影,据知情人士透露,义乌快递价格战从2013年就开始露出端倪,一直到2019年进入白热化阶段。

随着2020年上半年极兔起网,也正式加入价格战中。 2020年四五月份,疫情缓和,正式复工后,价格战尤为严重,跌至1元左右一票,此后缓慢上调。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,快递行业步入淡季,因此快递公司要求下级网点完成一定单量,不达标面临罚款,因此网点只能降价吸引流量,进而造成快递价钱普遍下降。今年,3月时快递普遍达到价格“冰点”,从4月开始价格回调。

疫情后复工,快递行业遇冷,公司追求单量争先扛起“降价”大旗。部分公司业务量猛增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,业内人士称,价格战实属常见,监管介入前,各家快递也早已越过红线,随部分公司经历“罚单”事件,快递单票价格回升,但全国快递价格依旧是“贴地且贴脸(指价格低且各家价格贴近)”。

从国内上市快递企业相继发布的经营简报来看,顺丰单票收入方面为15.74元,同比下降12.21%;韵达单票收入2.53元,同比下降23.33%;圆通单票收入2.53元,同比下降22.27%;申通服务单票收入3.11元,同比下降11.65%。行业单票收入持续下降,价格战依旧进行中。

而在快递末端,送货上门难等服务问题也渐渐严重,价格战,低派费,招不到快递员,快递量却在持续增长,直接导致快递派送必须提升效率,一个快递员每天要派送一两百个快递,才能达到时效要求和维持收入,挨家挨户送货上门成为难题。

赵小敏表示,很多快递公司的激励模式过于单一。过去没有驿站,快递放在小区门口,导致了过多纠纷,现在放到驿站,可以集中投放。这种情况下,快递公司要采用完全不同的激励模式。这对快递代收点、快递企业非常关键,是维护快递员稳定性的最关键的因素,是提升服务质量的一个关键要素,也是保证快递运转高效的一个重要条件。就这些方面,快递公司还有很大提升空间。

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

返回首页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   网站备案:苏ICP备12041210号-2
版权所有: 江苏百成大达物流有限公司   
热线电话:400-098-5656
中国互联网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